巴塞尔,遇到两种共存的价值观

2015/06/04
在今年的巴塞尔钟表珠宝博览会上遇到了两种价值观的“冲撞”,智能表的兴起和传统机械表的坚守。对于这个问题,很多钟表业领导者纷纷表示,智能表进入市场并引起风潮并不会像1980年代的石英危机一样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成功也可以是复数的,懂得如何应对市场做出变化,改变方向是这次“冲撞”中手表制造商们生存的关键所在,也是我们所共同期待的。


先1

  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BASELWORLD)向来充满多元和意外,我们今年在此遇到两种价值观的“冲撞”,它们分别来自机械表与智能表。

  事实上,仅在博览会开幕前不久,美国科技巨头苹果公司宣布了苹果智能手表的上市预告,不得不感慨,经过最近三年的孕育和演进,智能可穿戴设备从早前的运动手环转移到了更有想象空间的智能手表领域。

  听到这么明确的消息,瑞士制表业巨头的心境如何?

  欧米茄全球总裁史提芬·欧科华在接受专访时坦诚作答:“我相信他们会卖出去很多产品,但这种表会如何影响百万富翁们的决定,这很难说。”这位斯沃琪集团扩大管理董事会成员又补充说:“新的事物出现,未来总是很难预料,但情感不会完全让位于高科技。”“

  苹果智能手表和瑞士腕表并非竞争对手,而是各分天下,相辅相成”,这观点则出自让-克劳德·比弗之口,任LVMH集团腕表部门主管。他判断说,“智能手表不可能卖到5000美元,它的价位可能在500至1000欧元左右。所以说,在这个价位的瑞士品牌可能会受到影响。”

  事实上,他早已为此做出了自己职业生涯又一次大胆布局:宣布与硅谷两大科技巨头谷歌和英特尔联手,计划于2015年10月推出泰格豪雅的智能手表,瞄准年轻市场。为了二十年后的腕表市场,自然是让-克劳德·比弗做出如此决策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这位缔造了宝珀,随后加入欧米茄、实现其重组,后打造宇舶的传奇人物也直言,或许这是最后一次挑战,“我之所以接受挑战,因为我知道我会成功。除了成功,我没有退路。”

  在博览会现场,我们也观察到相当一部分的瑞士品牌目前持观望态度。艾美表董事总经理Stéphane Waser的那段回复颇有代表性,“目前我不会说,我们做或不做……消费者的反应如何、智能手表的潮流是否会持续,目前虽引起很多注意,但智能手表究竟是行业泡沫,还是确将引领创造潮流,还无从知晓。”

  紧密关注智能手表发展,雷达表全球总裁马蒂亚斯·布瑞尚则直言,“智能手表是一个不断演化的市场,我们跟随其脚步不断发展,集团的其它品牌或许会进入这个市场。”

  在他看来,围观群众还需要听听几点解释。首先,瑞士传统机械制表在未来会不断增长;此外,另一个智能手表的巨大市场可以被创造构建。这依然印证了很多巨头的观点,智能手表进入他们的领域,绝非惊悚如1980年代的石英危机,他们职业生涯大多从那段危机前就开始了,“成功不是单数,可以是复数”。

  无需多虑的是,如果这个智能手表市场不断增长,斯沃琪集团将进入并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从技术层面,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早在2014年的斯沃琪集团年度媒体新闻发布会上,集团副主席尼克·海耶克就谈到了斯沃琪集团为消费电子产业所生产电子元器件的能力:几乎在每一件已售出的智能手机中,有一些超微小的高科技组件是由 EM Microelectronic、Renata、Micro Cristal、Swiss Timing、Asulab、Moebius、CDNP、Belenos或I.C.B.制造。

  其中,EM Microelectronic为斯沃琪集团旗下的电子系统公司,全球RFID芯片及电源管理芯片的领导者,计划推出一款新的智能手表和移动支付系统,旨在与苹果智能手表和Apple Pay展开竞争。据说,斯沃琪的智能手表将支持基于近场通信(NFC)的移动支付服务,且无需充电,还可与Windows和Android设备一同使用(这似乎意味着将不兼容苹果 iOS)。

  最后,被动应战的瑞士手表业不如听听“十亿元俱乐部成员”浪琴表的掌门人霍凯诺之评述,“我很高兴看到苹果公司等进入制表业,他们的优势在于他们将帮助我们说服年轻消费者在手腕上戴上什么,他们将带一些新客户给我们。”他的另一句良言也不可忘,如今看来似乎又富哲理:“所有游戏规则都以品牌为名。”

  在2014年,老先生告诉我们此为浪琴表的“成功秘笈”。看起来技术并非华山论剑的唯一决定性条件。无论如何,越来越多的手表制造商自这个春节意识到改变方向并决定进军智能手表市场,我们拭目以待。

 

  完整版内容请浏览《财新周刊 雅趣2015年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特刊》

  点此下载PDF

  点此获取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