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接受挑战,因为我知道我会成功”

2015/05/26
对话泰格豪雅首席执行官兼 LVMH 集团钟表部门总裁让-克劳德·比弗

  让-克劳德·比弗(Jean-Claude Biver)与硅谷两大科技巨头谷歌和英特尔联手,计划于2015下半年推出泰格豪雅的智能手表,瞄准年轻市场。比弗说,“统一全球定价,是我的梦想”,“为年轻一代制作腕表,是我的策略”。如今,瑞郎升值与智能手表成为泰格豪雅平衡价格政策,实现品牌重新定位的契机。

  

  今年66岁的比弗有着标志性的光头,身材高大,上身着灰色亚麻布休闲西装,白色衬衫领口第一排扣子没有系上(这也是他多年来的正装行头)。腕上戴着两枚腕表(似乎钟表传奇人物都喜欢这样不拘一格的佩戴风格),左手是宇舶表,右手是泰格豪雅。

  

泰格豪雅

  泰格豪雅首席执行官兼 LVMH 集团钟表部门总裁让-克劳德·比弗

  接受采访时,他将iPhone摆在桌上,随后强调自己是个“苹果”迷,不忘加上一句:“苹果智能手表和瑞士腕表并非竞争对手,而是各分天下,相辅相成。”2015年重振泰格豪雅或许将成为他的收官之作,此次成功对他来说不是选择而必须是结果。比弗现在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让不温不火的泰格豪雅在五年后成功,使中国市场比肩泰格豪雅目前的全球第一市场美国。“五年的时间很短,但我足以成就一个公司。”这正是他一贯的个人风格:高调,不拘一格,充满激情。

  多次采访的经历早已让我们了然于他的个人风格。他不是演员,但处处都是他的舞台;用“妙语生花”形容他的回答并不过分,他喜欢用一些大词,比如“失败”和“成功”,或“野心”和“梦想”。此次泰格豪雅的战略调整,在品牌内部有许多不同的声音,有观点认为,品牌降价退出了欧米茄腕表价位档、与浪琴表争取客户群,其实正中斯沃琪集团的下怀;另一种声音是说,比弗正在破坏泰格豪雅过去10年来的品牌升级之路。

  这位领导者用“争取共识”形容自己,此次泰格豪雅的战略调整,“公司内部肯定有异见人士”,但他表示,如今的销量不可能以10年前为参照,泰格豪雅从调整后的价位出击、才会更有所突破。同时他也承认,“一个领导者总会有孤立的时候,需强行快速决定。但如果一直这么做,他便是独裁者”。

  除了比弗自己说的“出手快,压力大,目标高”,也因为泰格豪雅的血管里流淌着“先锋”的血液。对于2015年10月发售智能手表的预告,不仅是泰格豪雅同自己的历史基因重合,在比弗眼中,这更是“连接未来”的手段,对于LVMH 集团也是如此。

  法国哲学家萨特曾说过,我们都被判了自由的刑。算是半个法国人的比弗说,当前泰格豪雅已经盈利不错,这次“我被判了成功的刑”。

 

  雅趣ENJOY:接手泰格豪雅以来,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让-克劳德·比弗:我最大的挑战,在于我是最后的一次挑战,还在于这个挑战,我一定不能输。第一次输了,你可以再尝试。我缔造了宝珀,随后加入欧米茄、实现其重组,后来是宇舶,如今又是泰格豪雅。所以,这是最后一次。我年纪不小,已经66岁,我不能容忍自己失败,我必须成功。我之所以接受挑战,因为我知道我会成功。除了成功,我没有退路。

  雅趣ENJOY:2014年泰格豪雅在中国的表现如何?今年有何新策略?

  让-克劳德·比弗:我知道(目前)情况不好,所以我要提高、变得更好。如果你知道你很弱,这是你成功的第一步。未来应该怎样?提高(他用指头数了十个“Very”)。我瞄准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包括学生与青年企业家。他们与那些在伦敦、纽约、巴黎和东京的年轻人喜欢同样的潮流、口味、穿着和音乐。我要为这一批人制作腕表,这便是我的策略。如果我们成为下一代人的腕表,2020年时,我们将会十分成功。

  雅趣ENJOY:泰格豪雅计划推出的智能手表,它是更“智能”、还是更“手表”?

  让-克劳德·比弗:它会有何种性能、如何定价,我们希望等到10月再把这些信息告诉大家。我们希望它长得是泰格豪雅的样子,而不是看上去“就是个智能手表”,只有你触摸时,才会发现屏幕出现变化。所以,表是智能的,但外观不变。

  雅趣ENJOY:您如何获得集团对于发展智能手表的支持?

  让-克劳德·比弗:集团给了我很多自主性,并且信任我,同样不会干涉腕表部的发展。每个季度、每半年,我们向集团汇报我们在做什么。和两个顶级科技巨头英特尔和谷歌建立合作,这可以称得上是我们未来的保证,不仅是单纯为了BASELWORLD,而是一个长期合作,使我们在未来10年都能做到出色的成绩,这对整个集团来说也是有利的。如果集团旗下另一个品牌走智能路线,同样可以利用与这两大公司的合作关系。

  雅趣ENJOY:智能手表对于瑞士制表行业带来的冲击是否可能与1970年代石英危机相似?

  让-克劳德·比弗:这不是一回事。当时石英机芯代替了机械机芯,如今智能手表没有代替同价位的制表工艺。智能手表不可能卖到5000美元,它的价位可能在500至1000欧元左右。所以说,在这个价位的瑞士品牌可能会受到影响。从2000美元至100万美元的腕表,这是另一回事。如同,你有奔驰S600,它会因smart车而受到影响么?人们可以同时拥有这两辆车。你可以有配备司机的奔驰S600,也可以有辆更小的车在周末使用。

  雅趣ENJOY:您对于全球市场价格调整有何观点?

  让-克劳德·比弗:降价是好事情,全世界都应该是统一的价格。如今不是如此,我们只能尽力而为,泰格豪雅正在为此努力。这是我的梦想:统一定价。

 

  “智能手表不可能代替制表艺术,它只是一个补充。你可以同时拥有两个,比如白天佩戴智能表,晚上参加鸡尾酒会带上机械表。所以,它们的关系不是对立的,而可以相辅相成。”

  ——让-克劳德·比弗谈机械表与智能表的关系

 

  完整版内容请浏览《财新周刊 雅趣2015年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特刊》

  点此下载PDF

  点此获取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