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黄橙 @ 2014/11/03

来到菲律宾,无论住在哪里,涛声总是追随着你。一个陆地面积很小却有7000多个岛屿的国家,你要是不来玩海,还来干什么呢?而来到这里的沙滩玩海,一定体验的一项活动就是烧烤——和在城市路边摊相比,沙滩上的烧烤可是一种别样的滋味。

  【财新网·Enjoy】如果我对你说,有一个地方的海水颜色如美玉翡翠,沙滩似无瑕白璧,你必定会说,不是水粉画就是天堂。我说,那是菲律宾。

 

菲律宾行记: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菲律宾缤纷多彩的水底世界

  来到菲律宾,无论住在哪里,涛声总是追随着你。一个陆地面积很小,却有7000多个岛屿的国家,你要是不来玩海,还来干什么呢? 这样清澈幽蓝的海水,倘若不是咸的,相信你随时都想把它当作矿泉水来喝的。即使这个愿望实现不了也不要紧,至少你可以把自己当作鱼儿,在温柔美丽的海水里畅游;甚至可以潜入水底,在斑斓的珊瑚丛中与迷人的热带鱼一起嬉戏。玩累了,上岸之后,在沙滩上找个位子坐下来,扑鼻而来的必定是诱人的烧烤着的鱼香或肉香。一边是涛声,一边是烧烤,这就是诗意与世俗并存的菲律宾,这就是令人乐不思蜀的菲律宾。

 

  长滩岛:夜色中的天堂烧烤

 

  世界流行排行榜,连沙滩也不放过。长滩岛以水清沙幼名列前三。人们用非常夸张的词汇来赞美它:"沙滩洁白如雪"、"梦幻天堂"、"美丽岛"等等。像我这样的馋者,更喜欢叫它"菠萝鸡",哈,长滩岛的英文就叫Boracay啊。长滩岛还有一个非常形象的叫法,就是"肉骨头"或者"懒骨头",因为这座岛屿中间狭长,两端鼓起,酷似狗狗们都爱啃的肉骨头了。而"懒骨头"更多了一层休闲的意味。

 

菲律宾行记: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长滩岛的美丽沙滩

  话说我与一帮“不懒的骨头”(懒骨头们基本上都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看书或者按摩)去一日三潜归来,累得恨不能趴下一直睡到新的太阳出来。然而,饿比累来得更强烈。于是,我与刚认识的两个厦门老乡开始了寻香之旅。吃什么?事先我们没有既定的想法。一路逛去,满眼都是烧烤、烧烤、烧烤……

  我将吃烧烤分为五个步骤:第一步是由食客挑选海鲜、肉类或蔬菜;第二步是老板模样的人为这些食材称重,记下斤两,写下桌号;第三步是厨师依据食材的不同,或稍加腌制,或直接上烤架,不时在鱼呀肉呀上面,刷上独家秘制的烧烤酱;第四步是食客享用这些浓香飘逸的美味;第五步就是买单走人,留恋时允许你一步三回头。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片世界最美丽的沙滩已经无法用贪婪的眼睛来欣赏了,那就脱下鞋子吧,用脚趾头去爱抚它或被它爱抚!由远及近的涛声款款地响着,像T型台的足音那么轻盈。白天那些鲜活的影像依然历历在目,在水底与鱼儿同游的激动亦未平息。呵呵,要不是夜色笼罩,怎么忍心吃那些赏心悦目的鱼儿呢!不过,今晚我们以人妖蟹、小龙虾为主打,吃这些"张牙舞爪、面目可憎"的海鲜有为民除害的畅快,大可心安理得的。哈,又假慈悲了!其实,只要渔民不过分捕杀,食客认真地将食物吃干净,圆满完成"自然界食物链"交给人类的使命,即使有地狱,也轮不到我们。对吧?

  长滩岛花容月貌,亦改变不了岛屿生活缺乏电力的命运。餐桌上的油灯如豆,用一张A4白纸卷成灯罩,恰好挡去了二三级风,并营造了原始的浪漫。大餐桌旁还挂着一盏吊灯,也是因陋就简的环保作品:在白色塑料壶上挖个透气孔制作而成。

 

菲律宾行记: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长滩岛的天堂烧烤

  烤小龙虾和烤鱼片上桌了,以小柠檬点缀着,另有酸、甜、辣三种酱料伺候,还没入口就已令人心花怒放。烧烤是历史最悠久的烹饪方式,充满原始的野性,却因沾了这些体贴入微的酱料而柔情万千。烧烤食物大多高热量、高胆固醇,不宜多吃,然而菲律宾多汁多味的热带水果却将那些隐性的伤害自然化解。如果说前者是火焰,后者是海水,最后的赢家必定是海水。

  我们学菲律宾人一边大口地喝着浓香绕舌的芒果汁,一边大嚼经过火焰烤炙的龙虾鱼片,丝毫没有油腻感,更没有唇干口燥的感觉。我们陶醉于这样美妙的开始,却久久没有下文。两盘菜都吃光一个小时了,烤大虾、烤肉等美味却迟迟不肯上场。我们三人轮番去厨房打探,每次得到的回答都很令人满意:马上就来!有一次接到报告,烤大虾已经端出厨房,正向我们奔来。我都将刀叉拿到手上了,却眼巴巴看着它安放在别人的餐桌上。

  又等了十五分钟,忍无可忍之下,我再次跑到厨房,报上桌号。厨师却一脸茫然,烤架上满是蟹、虾、鱼,他哪分得清谁是谁呀。于是,我告诉他,这三只虾是我的,那一片烤肉是我的。他点点头,开始重点关照我指定的"宝贝",我则无比痴心地守候在烤架边,等待着那出水芙蓉般的尤物快速"成长"。这家餐馆生意太火爆了,服务生根本不够,所以他们也乐见我这样殷勤的食客自己来端盘子。

  当我端着烤虾、烤肉飞一般奔向海滩时,看到了好多眼巴巴的目光,只有我那两位老乡笑得好灿烂。

 

菲律宾行记: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一边是涛声,一边是美食

  吃饱之后,我才关心起这家餐馆的店名,音译叫帕拉丁烧烤店,意译是天堂烧烤店。不禁感慨:即使到了天堂,也要自己动手,才能吃饱啊!

 

  麦克坦岛:悲情往事成了佐料


  跟你说麦克坦岛,你一楞,摸不清方位。跟你说宿雾岛,你马上眉目舒展,因为那是菲律宾的第二大城市,摊开地图就能迅速找到它。

  麦克坦岛就像企鹅蛋依偎在宿雾岛这只大企鹅身边,如果坐飞机去宿雾岛,细心的人会发现自己降落在麦克坦岛上。从机场打车去宿雾岛,还要300披索呢。

  麦克坦岛注定是要被载入史册的,1521年4月27日著名航海家麦哲伦就在这里死于乱刀之下,杀死他的人叫拉普拉普,是当地土著的首领,如果他知道眼前舞着剑向他们刺来的是历史上第一个完成环球航行的航海家,是不是会心慈手软一下呢?这片曾经发生过激烈战斗的海滩如今成了旅游景点。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历史,血海深仇的界限已经被岁月淡化。拉普拉普的英勇塑像后就是一块麦哲伦的纪念碑,这两个人都成了菲律宾人心目中的英雄。人类的恩怨有时是非常滑稽的,麦哲伦想将好东西(自己信奉的基督教)强迫拉普拉普们接受,甚至不惜以武力威逼,结果断送了自己的生命。拉普拉普的子孙们并没有像拉普拉普那样坚守传统,纷纷皈依了基督教,他们什么时候发现了麦哲伦野蛮背后的善意?时间真是一种治疗百病的解药,生命中的恩怨情仇都会被它悄然治愈。

 

菲律宾行记: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麦克坦岛上的拉普拉普塑像

  在拉普拉普纪念公园边上,有远近闻名的吉它手工作坊和贝壳艺术商店,我留恋其间。吉它是菲律宾最普及的乐器,"麦克坦的吉它"是菲律宾人生命中的最爱(这话有点夸张,他们有很多最爱,比如烧烤、潜水、老婆或丈夫等等)。不过,吉它并非菲律宾本土乐器,其源头要追溯到西班牙传教士,他们抱着吉它唱圣歌,以说唱的形式来传教,最后不仅让基督教信仰在菲律宾长出粗壮的根茎,而且还让吉它音乐和吉它制作工艺遍地开花。

 

菲律宾行记: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菲律宾螃蟹船

  我不是令商家欢迎的顾客,没买东西也就罢了,还拍了一堆照片,好在菲律宾人脾气好,不跟我计较。肚子饿的时候,恰好逛到海鲜餐馆前。那是一排架在海滩上的餐馆,摆在条案上的石斑鱼、神仙鱼就是最好的广告了。我点菜时有点犹豫,吃这样的鱼不违法吧?这些泛着斑斓光泽的鱼儿虽死犹生,看着令人心疼。再想想,这绝对是人的审美观念在作怪。吃漂亮的鱼万般不舍,吃不漂亮的鱼心安理得,这简直是以貌取鱼嘛!我相信在菲律宾澄净的海域是捕不到难看的鱼儿的。连小丑鱼都那么可爱,还有什么鱼儿不可爱呢!你总不能让菲律宾渔民都将鱼儿放在水里当宠物来养吧。

  心理建设好了,点菜就自如了。先是点了一只红艳的雀鲷,一鱼两吃,鱼头做汤,鱼身红烧;接着点了绿得像橡皮筋的海藻,做酸辣沙拉;最后选中一只膏蟹,油焖之。

 

菲律宾行记:左边涛声,右边烧烤

麦克坦岛的海鲜餐

  餐馆靠海,仔细打量一下外面的海景,不禁一惊,远远望得见拉普拉普的英勇塑像。这意味着楼板下的海滩,就是麦哲伦登陆麦克坦岛的那片海滩。看来这顿午餐,要以悲情故事作为佐料了。■

  

   本文为Enjoy雅趣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想知道菲律宾精彩的海底世界长什么样?点此进入潜水图集,探秘海底世界。

  

 

  Enjoy·雅趣,财新传媒旗下新媒体实验群的服务性资讯项目。一个面向中国新富人群的的消费行为引导平台。向用户提供消费指南、优选推荐,向机构用户提供消费指数等资讯产品。集合业界最优质的KOL资源,形成针对消费领域的价值传播和消费转化。“生活本该如此”是我们的生活立场,“雅趣”是我们的消费旨趣。

  更多内容可移步网站enjoy.caixin.com,公众帐号“财新Enjoy雅趣” (id: caixin-enjoy),新浪微博@Enjoy雅趣,及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Enjoy雅趣频道。

  投稿通道:enjoy@caixin.com

 

14Jun24th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