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尔斯·詹姆士:裁缝工程师

查尔斯·詹姆士:裁缝工程师

刘又绿 @ 2014/05/16

在美国时装史上,最伟大的高定设计师几乎皆来自中下阶层,他们中只有一个人,也是今年 Met Gala 的主题人物查尔斯·詹姆士(Charles James),出生于权贵之家,真正是“从上流社会中来,到上流社会中去”。

查尔斯·詹姆士:裁缝工程师

  【财新网·Enjoy】在美国时装史上,最伟大的高定设计师几乎皆来自中下阶层:Mainbocher(曼·波彻)早年在百货公司的投诉部工作,詹姆斯·加拉诺斯(James Galanos)的爸妈在新泽西州苦心经营小小的旅店,而比尔·布拉斯(Bill Blass)是旅行社推销员的儿子,成功后还念着被呵斥去坐货梯的“悲惨童年”。他们中只有一个人,今年 Met Gala 的主题人物查尔斯·詹姆士(Charles James),真正“从上流社会中来,到上流社会中去”。

  查尔斯·詹姆士出生于权贵之家,爸爸是英国军官,妈妈是芝加哥大资本家的千金,他 14 岁便进入哈罗公学,与摄影大师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唯美主义者史蒂夫·坦南特(Stephen Tennant,对!正是超模Stella Tennant的叔祖父。)成为好同(ji)学(you)。后来,查尔斯因品行不端被学校开除,搞到老詹姆士要与他断绝父子关系,却也阴差阳错地送他走上了高定设计师的道路。

  1960 年代以前,查尔斯·詹姆士根本不愁客源,虽然被父亲截断了经济来源,但光靠母亲在社交圈子为他打点,叮嘱贵妇们照顾他生意,就够他吃上好几年了。查尔斯也因此可以抛却社会演进中普通女性的需求问题,潜心做他喜欢的美衣钗。一开始他只做帽子定制,直接在顾客头部剪裁、旋纽,碾碎毛毡和秸秆,以填充出异想天开的形状,比如有着犬耳形状耳罩的钟形帽,或者飞行头盔样子的包头巾。

  1928 年,查尔斯·詹姆士开设了高级定制服装的沙龙,逐渐把版图扩充到巴黎、伦敦和纽约三座最重要的时髦城市。在裙子这件事上,他却拒绝任何的怪异,坚持旧时代女性那种温柔的美丽。他将自己称为“裁缝工程师”,忽视时装的实际性功能性,一味追求雕塑一般的女性体态。“剪裁之于裙子,正如语法之于语言,”他说,“一件好的设计是一句精心构造的句子,且只能有一个中心意思。”

  虽然后来人诟病查尔斯·詹姆士制作建筑感晚礼裙时,通常用衣料机械式层层叠加以达到理想的蓬度、形状和结构,科学性不足,但他还是被认为拥有将复杂图案在脑海中立体化的可视能力,追逐美的不犯错的眼睛和特别的结构手法。比如他的花瓣裙,裙摆圆 24 米,就像万神庙的宏伟圆顶。

  又比如他最得意的四叶草晚礼裙,下摆四个圆角十字形向外阔开,由三十片衣片构成,每件重达 4.5 公斤。曾有时装策展人用 CT 扫描了厚重的四叶草晚礼裙,发现在外层下,“内部衣层按顺序次第呈波浪曲线,上部和下部的波浪向反方向涌动,整个构成就像一部交响乐。”

 

查尔斯·詹姆士:裁缝工程师

纽约名媛 Austine Hearst 穿着查尔斯·詹姆士的代表作“四叶草晚礼裙”,这种晚礼裙结构尤为复杂

  此外,查尔斯·詹姆士是第一个用螺旋式立体剪裁制衣的人,;他能用罗缎蝴蝶结做大衣,用刚摘下的花朵做装饰;他甚至有可能是羽绒服的发明者,在 1937 年,他用白色缎面做成绗缝夹克,内里填充鸭绒。

  克里斯托贝·巴伦夏加(Cristobal Balenciaga)称查尔斯·詹姆士为“最伟大的美国高定师”;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称查尔斯对结构的尝试启发了“New Look”;艺术家达利说他做的不是裙子,而是软雕塑;查尔斯·詹姆士设计出第一条 A 字型大衣比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早了十年,后者才刚刚摆脱在时装圈打酱油的尴尬地位。

  查尔斯·詹姆士的晚礼裙最为著名,学者有这样的评价:集严格的几何形态和流动的不对称褶皱于一体。如果说他不及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伊夫·圣·罗兰有名的话,原因在于他缺乏成本意识的铺张浪费过早地葬送了品牌,更致命的是,他对社会风气和女性生活变革的熟视无睹,导致在 1960 年代以后的写史的时装知识分子们对他嗤之以鼻。

  查尔斯·詹姆士认为自己的任务是用张裂、缩拢、堆叠或弧形缝线来修正女性体态的缺陷,“时装是什么?时装是难得的正确的比例,”他说,“以及某种谨慎而庄重的情欲。”后半句,正是他对“优雅”二字的解读。■

 

    (本文来自外滩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