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出来的伟大——圣彼得大教堂

等出来的伟大——圣彼得大教堂

郑楚夕 @ 2014/05/13

鲜少有像圣彼得大教堂这样的作品可以集结如此众多的艺术巨匠,在它星光熠熠的名单中,包罗了如拉斐尔、米开朗基罗、贝尼尼这样瑰宝级别的多位艺术大家,这些文艺复兴历史上的显赫人物轮番接力,为其的诞生倾注了超过150年的心血。

  【财新网·Enjoy】几乎没有一座其他城市可以媲美罗马丰厚的建筑遗产。这座沉淀了近2500年历史的城市,曾几度被摧毁,又几度重返到世界舞台的正中央——感谢那些天才的建筑师和艺术家们——无论是古罗马的辉煌,文艺复兴的风潮,还是天主教廷的无上尊崇,所有这些伟大的时代,都幸运的留存下了被铭刻上历史标记的伟大建筑。

 

伟大是等出来的——圣彼得大教堂

圣彼得大教堂和前端的圣彼得广场

  当有一天真的行走在罗马的帝国广场大道(Via dei Fori Imperiali)上时,我的内心是无比澎湃的。这条从威尼斯广场直通古罗马斗兽场的道路两侧,罕见密度的布满了一座座显赫的历史遗迹--图拉真广场、奥古斯都广场、涅尔瓦广场、君士坦丁凯旋门,以及许许多多还在考古挖掘中的现场--这些留存千年的伟大遗产,低调而安详的躺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围挡,无声的诉说着古罗马帝国的硝烟往事。

  而仅仅在帝国广场大道向西北大约2公里之遥,跨过台伯河(Fiume Tevere),就到达了罗马西北角的梵蒂冈高地。被公认为文艺复兴盛期最重要的一件作品,也是世界上最大教堂的圣彼得大教堂就坐落在这里。

  鲜少有像圣彼得大教堂这样的作品可以集结如此众多的艺术巨匠,在它星光熠熠的名单中,包罗了如拉斐尔、米开朗基罗、贝尼尼这样瑰宝级别的多位艺术大家,这些文艺复兴历史上的显赫人物轮番接力,为其的诞生倾注了超过150年的心血。

  传统上,圣彼得大教堂被认为是耶稣12宗徒之一的圣彼得的安葬地。在大约1700年前,君士坦丁大帝曾在此修建过一座拉丁十字形状的巴西利卡式教堂,史称老圣彼得大教堂。到了16世纪初,教皇朱利奥二世决定重建圣彼得大教堂,并任命多纳托·伯拉孟特担任总设计师,于1506年破土动工。

  教堂的建设过程充满了戏剧性。最初伯拉孟特的设计是四臂等长的希腊十字集中式平面布局;在1514年,拉斐尔被委任为总设计师,他又在前方加了一座长长的大厅将平面由希腊十字改成了拉丁十字,可惜没多久,拉斐尔就不幸高烧猝逝于罗马;而后,在1547年,72岁高龄的米开朗基罗接棒在此工作了10年之久的小安东尼奥·桑加罗,他重振建筑雄风,将前端的大厅去除,把平面恢复为希腊十字的集中式,并亲自设计了位于十字中央上方的大穹顶;可惜到了17世纪初宗教复辟的潮流中,最后一任教堂建筑师玛德尔诺还是在教皇的授意下,在建筑的前端加上了中殿和前厅,拉长了进入穹顶下圣坛的纵向深度,以便在渲染宗教神圣感的同时容纳更多前来朝圣的信众。

 

伟大是等出来的——圣彼得大教堂

从左至右是几代建筑师对平面的多轮反复修改,最终成型于最右玛德尔诺的拉丁十字型

  如此反复的修改,不仅是源于艺术上的切磋,更多是源于几代教皇对圣彼得大教堂设计理念的差异——这一座建筑,究竟是应该诚服于建筑艺术不朽丰碑的纯粹性,亦或是强调宗教至高无上的神圣性?

  暂时看起来是后者获得了胜利。1626年在玛德尔诺手中完工的圣彼得大教堂,其正立面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整个设计中最不让人满意的部分。当初由于教皇对工期的要求,迫使玛德尔诺没有足够的时间做充分的考虑,且一直对是否延续米开朗基罗在建筑另一侧的设计模式而犹豫不决。英国著名的建筑评论家James Lees-Milne认为,玛德尔诺主立面的问题包括过长的宽度,过于繁复的细节和过于厚重的阁楼层设计。而他在设计上最大的失误,则是这座加出来的大厅严重的遮挡住了米开朗基罗设计的雄伟穹顶,只有当人们离开建筑足够远的距离,才能获得建筑垂直方向上的完整性。

 

伟大是等出来的——圣彼得大教堂

左图为被立面遮挡的穹窿顶,右图为穹窿顶全貌。

  西方建筑的传统,一直重视建筑主体和内部空间,而忽略外部空间的营造。圣彼得大教堂的这一明显缺陷,适时的为西方建筑界敲响了警钟。但真正的改变,又等了几十年才发生。

  济安·劳伦佐·贝尼尼,被称为巴洛克艺术之父的著名雕塑家、建筑师和画家,在完成圣彼得大教堂祭坛上方铜质华盖30年之后,最终获邀为圣彼得大教堂设计前广场。

伟大是等出来的——圣彼得大教堂

米开朗基罗设计的穹顶和贝尼尼设计的华盖

  为了尽可能的展现圣彼得大教堂的全貌,贝尼尼将广场拉长,纵向的梯形与横向的椭圆形交融穿插,避免了单调和沉闷。此外,他设计了284根塔斯干柱式,并在柱子上雕刻了各色神采各异、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像,这些柱子组成了规模宏大的柱廊,将广场围合了起来,相互掩映的灰空间与开敞的广场结合,在日光下呈现明暗的多重对比,空间变得层次丰富了起来。在广场中央,耸立了一座41米高的埃及方尖碑,在它的两侧是两座美丽的喷泉,汩汩的清泉象征着生命之水,被宏伟的柱廊环绕,就如被母亲的双臂拥抱。德国伟大的诗人歌德曾盛赞这座广场,他说,在圣彼得教堂广场的柱廊中散步,犹如聆听一首美妙的乐曲。

 

伟大是等出来的——圣彼得大教堂

从穹顶鸟瞰圣彼得广场

  广场的完工,意味着等待超过150年的罗马终于收获了一座完美的教堂。时至今日,每年的重大的节日时,成千上万的教徒都会汇聚在贝尼尼的圣彼得广场中央,聆听站在玛德尔诺主立面2层祝福阳台上教皇的祝福和教诲,而米开朗基罗那直径41.9米,总高137.8米的大穹顶,端坐在四座边长18米的墩座上,默默俯视着远方。

  对历史长河来说,150年间的反复和蹉跎只是沧海一粟,这些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巨匠们,除了贝尼尼之外,虽然都未能亲眼看到教堂完工的圆满,但人们都相信,他们早已跨越时空,透过建筑艺术相识相知,在亚平宁半岛的星空上,把酒高歌,相谈甚欢。

 

  后记:

 

  今天上海依旧下着雨,天气闷热而潮湿。

  最近身边的朋友发生了很多事,朋友圈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这阴霾的天,纷纷扰扰的世界,还有那些常常出现在身边或大或小的烦恼,常常轻易就扰乱了我们的心绪。无论怎么努力和挣扎,问题一直在那里,让人奈它何。

  既然无可奈何,那么就等一等吧。就像圣彼得大教堂等了150多年才等到了贝尼尼,万事万物的发展都有一个过程,强求是没用的,暴力相向更不可取。

  难道不是么。即使是小事,如果一直盯着,也会变成天大的灾难;就算是坎坷,如果放长远了看,也就是成功路上的一块垫脚石。等一等,无论遇到任何事情,别着急悲观绝望或怒目相向,也别着急痛哭流涕或手足无措,时间终究会带来答案。

  等一等,其实有关人生的很多智慧,都在这三个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