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象最深的老路名

印象最深的老路名

Vincent Ku&陈意心 @ 2014/03/28

与古代中国以封建政治军事建立起的城邦不同,西方城市是建立在工商业基础上的,所以1843年开埠的上海, 随着1845年英租界和1849年法租界相继诞生,就被西方殖民者打上了现代世界主义城市的烙印。

  上海老路名

  文/陈意心

  

  【财新网·Enjoy】熟识的朋友均晓得我十年前写过一首叫做《五原路》的上海话歌曲,最近又刚拍完一部十周年的纪念版音乐电影,其中副歌部分大段的上海旧法租界的路名和其法文原名的念白较受大家欢喜,就像在中间客串了一段朗诵的陈丹燕老师说的那样,把这些小马路一条条紧挨着念出来才显得是真爱。

 

 

  其实当初写这个曲子副歌部分的时候还真的是在上海地图上用铅笔画过路线的,也就是说,从五原路开始经过许多条小马路最终还是走回到了五原路。那不妨就带读者小逛一圈这些有着法文原名的街道来。

  与古代中国以封建政治军事建立起的城邦不同,西方城市是建立在工商业基础上的,所以1843年开埠的上海, 随着1845年英租界和1849年法租界相继诞生,就被西方殖民者打上了现代世界主义城市的烙印。

  就比如开篇出行的五原路,原先法文名叫做赵主教路Route Mgr Maresca,后来用内蒙的”五原”改了路名,在常熟路口本来有座神学院,拆掉后是听不到赞美诗和祷告的了;以乌鲁木齐路为界的东段以前是著名的菜场,里面的小贩藏龙卧虎,连滑黄鳝的阿姨都可能是曾经的大腕;往西走则雅致静谧的多,老家252弄大通别墅里越剧名伶袁雪芬的旧宅就在隔壁,现今《艺术世界》杂志社也在弄堂深处办公;再过去是永福路口的自由公寓,解放前住的德国人居多;昆曲大师俞振飞住过258弄,漫画家张乐平故居离的也不远,小时候住宿过的宋庆龄幼儿园后来是中国福利会和儿童时代杂志社;接近武康路的法式洋房住过潘汉年和张春桥。

  五原路转出来的永福路原先叫做古神父路Route Pere Huc,52号的西班牙花园洋房是上海电影集团的办公地,对面有好几家知名的酒吧包括经常组织地下电声舞曲派对的shelter;复兴西路口是著名的良友公寓,走过去151号是德国驻沪领事馆,对面英国领事馆旧址的雍福会已是出名较早的顶级私人餐饮会所。

  复兴西路的法文名是白赛仲路Route Gustare de Boisenzon,两家爵士乐酒吧Cotton Club和JZ Club都坐落其上,上海越剧院也在10弄当中。

  武康路就是《色·戒》里王佳芝要去的福开森路Route Ferguson,淮海路口那座像艘巨轮般的武康大楼原是匈牙利名设计师邬达克的杰作“诺曼底公寓”,老上海电影界的郑君里、王人美、秦怡、赵丹和孙道临王文娟夫妇是有名的住户;武康路393号黄兴故居现在是旅游咨询中心和老房子艺术中心,而113号欧式花园别墅是巴金故居,爱书的读者们纷至沓来。

  到了原先叫巨泼来斯路Route Dupleix的安福路艺术气氛愈发浓烈起来,因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就位于此处,对面的马里昂巴咖啡馆是城中著名的文艺聚会场所,往东面走有几家西式餐饮和酒吧生意尤其兴旺。

  安福路尽头的常熟路之前难得是用中国人名字命名,称做善钟路Route de Say Zoong,淮海路口的淮海大楼(原名恩派亚大楼Empire Maison)以卷廊式的欧洲古典建筑设计闻名,我是因为上高中时去住在这栋楼里的物理老师家听课得以领略这座公寓里流线型悠长走廊的雅趣的,隔壁靠近延庆路的209号是荷兰式art deco的瑞华公寓(原名赛华公寓savoy apts)。

  淮海路的前身霞飞路Avenue Joffre自然广为人知,如同种满法国梧桐的东方巴黎香榭丽大街,印象最深的还是80年代领事馆区门口排着长龙队伍的记忆,包括1469号的美国驻驻沪总领事馆,1431号法国领事馆官邸,1375号启华大厦里的奥地利、巴西、墨西哥、捷克、斯洛伐克、土耳其、新西兰等领事馆。

  小辰光在外婆家麦琪里弄堂白相(玩),本来以为是叫“木齐里”,后来才发现因为乌鲁木齐中路原来是麦琪路Route Alfread Magy。

  旧名西爱咸斯路Route Herve de Sieyes的永嘉路听起来就狠文艺,中国中学对面383号的上海电影译制厂现在的主人是文化稽查总队,邻近还有371号的田汉故居和345号的上海滑稽剧团。

  接下去太原路(台拉斯脱路Route Rene Delastre)一路上的洋房别墅和小楼遐气(十分)精致;建国西路(福履理路Route J.Frelupt)上和曾经就读的建襄小学同学们一起在 “建业里”捉迷藏;岳阳路(祁齐路Route Ghisi)有中科院、中国画院和京剧院,和桃江路、汾阳路交汇处则是普希金铜像所在的三角花园;肇嘉浜路(法界徐家汇路Route de Zikawei)中间是儿时放课后玩耍的草地;对高安路(高恩路 Route A.Cohen)回忆的是在徐汇区少年宫学画画间隙翻小人书;康平路(麦尼尼路Rue Marcel Magniny)是中学同学们嬉戏的游乐场;宛平路(汶林路Route J.Winling)口衡山公园门前周末许多卖粘纸和捏糖人小贩;衡山路(贝当路Avenue Petain)的衡山宾馆(毕卡第公寓)、衡山电影院以及中国唱片上海公司的百代小红楼、油画墙和《音像世界》杂志社都曾是罗曼蒂克的代名词;余庆路(爱棠路Route Edan)沿街都是南欧风格的房子;广元路(台斯德朗路Route Picard Destelan)藏在衡山路背后,有大学师兄最爱的新利查西菜馆;到了天平路(姚主教路Route Mgr.Prosper Paris)有导演费穆住过的弄堂,当然还有推崇文艺的母校南洋模范中学;华山路(海格路Avenue Haig)上的枕流公寓(Brookside Apartments)是周璇旧居;巨鹿路(巨籁达路Route Ratard)最出名的当然是徐志摩、陆小曼、泰戈尔、胡蝶、周建人等住过的四明村,和如今是上海作协的火柴大王刘鸿声胞弟刘吉声的爱神花园;富民路(古拔路Route Courbet)和新乐路(亨利路Route P.Henry)短而怡人;襄阳南路(拉都路Route Tenant de la Tour)最别致的是东正教圣母大堂;南昌路(环龙路Route Vallon)原法国夜总会的科学会堂是《建国大业》的取景点;陕西南路(亚尔培路Avenue du Roi Albert) 有张爱玲的旧居;长乐路(蒲石路Rue Bourgeat)除了各式潮牌服装店外还有童年最爱连环画的发源地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华亭路(麦阳路Route Mayen)有过比七浦路和襄阳路嗲太多的外贸服装市场,弄堂里还是最早贩卖海关走私打口唱片的据点之一;延庆路(格罗希路Route de Grouchy)虽短,但沿马路小屋的每座门廊都非常装置艺术;东湖路(杜美路Route Doumer)上杜月笙的杜公馆改为了东湖宾馆;汾阳路(毕勋路Route Pichon)音乐学院门口依然摆着各种唱片摊位;永康路(雷米路Route Remi)现在是老外聚集的酒吧街;嘉善路(甘世东路Rue Gaston Kahn)以前的小市场有各种玩具兵人;茂名路(迈尔西爱路Route C.Mercier)的国泰电影院(CATHAY THEATRE)和新中国第一个国宾馆(原华懋公寓)锦江饭店都是老克勒的首选;瑞金路(圣母院路Route des Soeurs)现在最火的是福尔摩斯主题咖啡馆;番禺路(哥伦比亚路Avenue Columbia)上的母校交通大学老图书馆楼是邬达克的经典设计;新华路(安和寺路Avenue Amherst)上曾作为英国、瑞典、西班牙、葡萄牙等国驻沪领事馆的新华别墅(又名外国弄堂)也是,邬达克特意把它设计成马蹄形;延安路(福煦路Avenue Foch)原来中国图书进出口公司旁边的弄堂中有一代打口唱片青年的逝水年华。

  这样一路兜兜转转,从起点又回到终点,这般乡愁的情节就像陈丹燕老师在《五原路的景象》中写的,“五原路是我小时候长大的地方,我并不肯定是否我喜爱它,就像歌里和诗里说的那样,一看到自己的故乡,就想到了天堂。”

 

下一页   |   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