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空下的天籁晚宴

星空下的天籁晚宴

黄橙 @ 2014/03/24

这个旅游项目有一个非常迷人的名称叫Sound of Silence,直译过来就是寂静之声。它包含了欣赏土著音乐、烛光野餐、望星空等内容,持续4~5小时。

  【财新网·Enjoy】望星空这件事,理论上找个空旷处都可以望呀望的,不必跑到澳洲内陆沙漠去。可叹的是,由于空气污染的原因,世界上能望到清澈的夜空,并能从中辨识到灿灿星座的地方越来越少了。澳洲离南极近,夜空繁密的星辰似乎伸手可及。位于澳洲内陆的艾尔斯岩人明白靠山山吃山,靠星空吃星空的道理,遂将望星空作为常年的旅游项目,并与奢华的烛光晚餐完美结合,成为全球最奇特的观光享受。

 

14Mar24th013
澳洲内陆的星空

  这个旅游项目有一个非常迷人的名称叫Sound of Silence,直译过来就是寂静之声。它包含了欣赏土著音乐、烛光野餐、望星空等内容,持续4~5小时。

 

14Mar24th014
天籁晚宴

  傍晚,夕阳西下,云霞满天,苍苍大地炫耀着白昼最后的千娇百媚。旅行车将我们送到荒野中央,向左能望见艾尔斯岩,向右可远眺奥尔佳岩,迎面递来的则是纯净的笑容和透亮的香槟。哦,还有迪吉里杜管荡人心魄的旋律。
  一根空心的树干可以用来做什么?答案可以很多:烧火、打狗、做家具……澳洲土著人的答案最诗意,做乐器。这种乐器的名称就叫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它与澳洲土著人的另一个发明:回力棒,也称“飞去来器”(飞出去又能自动飞回来的捕猎工具,现在被当作娱乐工具)堪称土著双骄。

 

14Mar24th015
欣赏迪吉里杜管演奏

  长期以来,在传统仪式上,他们用迪吉里杜管模仿野生动物和大自然的声音,吹出苍茫的音韵,祖先的传奇故事也如丝如缕地飘扬在微风里。迪吉里杜管的原始制作过程很不可思议,白蚁成了最好的帮手。白蚁的一生爱好就是不停地蛀木,它们把木头啃下来不是直接吃,而是把拌上唾液的木渣运往巢穴内分层堆积起来,使其发酵产生“食用菌”。聪明的土著人利用白蚁的这种习惯,把小桉树的树干或大树枝砍下来,插在白蚁的洞穴上。白蚁得到了食物,土著人得到了乐器。
  星星涌上夜空时,荒野的餐桌上点燃了蜡烛,红葡萄酒也从水晶杯里冒出袭人的香气。当一碗蕃茄浓汤端上来时,天际还有一抹恋恋的光亮。我用三角架拍摄了唯一一张清晰的星空照片。天再黑下去,我的镜头就无法穿越重重夜幕捕捉到银河里的大小星云了。
  前菜撤下,丰盛的主菜是自助式的,刚烹调好的奶油珍珠龙鱼、香料枣汁袋鼠肉、牛肉薯饼、原野蔬菜沙拉等,将这片红土沙漠的风情演绎成味蕾的欢舞。戴着白色高帽的大厨们站在餐台后,满心欢喜地看着我们挑选着他们精心烹制的美味作品。
  与我同桌的有来自新西兰、英国、悉尼等地的游客,虽然素不相识,我们的笑意却像烛光一样温暖的闪烁,不时举起酒杯互相祝福。在这空旷寂静的沙漠里,我们因为渺小而贴得更近。来自悉尼的凯蒂跟我说,她曾经在上海和台北教过英语,她对那段日子怀着美好的记忆。
  在漫天星光的清辉下,美食变成了配角,我知道自己的手不断将美味送到嘴里,但是我的眼睛却不时打量着璀璨的星座,我的耳朵则听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八卦话题……仿佛心不在焉,却有心曲在低吟浅唱。
  享用过主菜,服务生将餐桌上的烛光一一吹熄,天南地北的谈叙亦嘎然而止,寂静之声开始轻叩心弦。一个女主持举着超酷的激光棒引领大家在满天的星斗间逡巡,她在讲述着远古的传说、星座的恩怨……仿佛与我无关,又生死攸关。
  忽然想起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里的一句话:“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像开着花。” 呵呵,我爱的花儿在哪一颗星星上呢?
  当烛光再次亮起,就是我们的甜点时分了。抹茶红豆慕斯、苏格兰蜂蜜蛋糕……今夜留在舌尖的,留在记忆里的甜蜜都闪闪烁烁,宛若一条璀璨的银河醉卧在我的心空。

 

14Mar24th012
艾尔斯岩星空下的天籁晚宴
  在艾尔斯岩,星空下的天籁晚宴还有另一种更野性的形式,那就是BBQ BAR,其主体构成是一个大铁棚,有一个舞台,留给了吉他手;有无数张留着啤酒旧痕的长凳和数个硕大的葡萄酒桶,留给食客和听众;有一个吧台,总是坐满喝了一杯再来一杯的酒徒;有一片烧烤区,香雾缭绕,不管是精通厨艺还是一窍不通的人,都在为自己的晚餐而奋斗;烧烤区边上有一排玻璃柜,里面有甜点、各种水果和蔬菜沙拉,任君自由选用,前提是你已经买了烧烤食材。
  嗯,庭院烧烤的第一步就是排队购买烧烤食材,墙上黑板写着当天食材的价格,玻璃柜里放着已经腌制好的袋鼠肉串、牛肉串、鸸鹋香肠以及新鲜的洋葱片等,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偏爱和食量任意挑选,然后付款。接下来的第二步就是到烧烤区烤你的肉串,炒你的洋葱片,那真是“烤”验人啊!
  我想我是非常好奇的人,竟然买了两串袋鼠肉、两根鸸鹋香肠,烧烤两样澳大利亚“国宝”并把它们吃掉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为了避免读者的误会,在烧烤之前,我还是说说它们是怎么走上餐桌吧。
  第一批欧洲人来到澳大利亚,好奇地向土著人打听前腿短、后腿长的怪兽是什么动物时,土著人一脸诚实地说:“Kangaroo(不知道)!”就被更诚实的欧洲人当作动物名字了。哈,“不知道”都可以成为一种动物的名字,有人叫“扫把”又有什么可惊讶的呢?
  至今还没有发现谁将袋鼠当作宠物,我觉得原因至少有两条:第一条是它不会行走,只会跳跃。很难想象,一种不会撒娇的动物,一种小跑几步就不见踪影的动物,怎能获得主人的恩宠;第二条是袋鼠的繁殖能力太强了,当你还在将它当唯一的宝贝时,她又会接二连三地给你生产出一堆宝贝来。结果,司空见惯的烦人的宝贝就不宝贝了。这下子也就找到了澳大利亚人把袋鼠送上餐桌的根本原因。一向以保护生态为宗旨的绿色和平组织甚至鼓励大家多吃袋鼠肉,理由是这样能够减少牛羊的养殖,有助于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
  就外貌而言,鸸鹋比袋鼠更没人缘,然而人们却钟情它健美的大腿,让富有弹性和韧性的鸸鹋腿享受牛扒一样的烹调待遇,或者干脆将它剁成肉酱,做了香肠。

 

14Mar24th011
  好了,我该去烧烤区复习我的厨艺了。我仅有的两次野外烧烤经历,都是在家腌制好了鸡翅,然后放在炽旺的炭火上一边抹蜂蜜,一边翻烤。此时在BBQ BAR,没有蜂蜜可抹,简直像干烤,有更强的技术性,翻来覆去像翻天覆地一样,有点艰难。好在有一对老外夫妇很热心,帮我观察火候,甚至有时帮我翻转肉串,使我能腾出手来,在煎板上倒橄榄油,炒我的洋葱片。

 

14Mar24th010
  好不容易大功告成,我端着飘香的盘子,坐到长凳上,边听激情四溢的音乐,边享用这盘有点焦有点媚的菜肴。正像我担心的,袋鼠肉串还没完全熟,微微有点膻味,好在嚼起来挺嫩滑。我觉得,此时的我与4万年前的澳洲土著人没什么两样,当年他们以长矛射杀袋鼠,也是烤着吃呢。如今不过多加了点盐、胡椒或柠檬汁而已。
  相比起来,烤鸸鹋香肠和炒洋葱片要美味许多。而自由享用的蔬菜沙拉和甜点,使这顿烧烤晚餐变得臻于完美。大铁棚下嘈杂而温情,品尝美味不是这里的主旋律,跳舞,打台球,喝酒谈心……那是澳洲内陆夜色中的无主题变奏。
  从BBQ BAR往外走几十步,就是亘古如斯的荒凉,就是无边无际的沙漠,当然还有那块顽强地屹立于旷野之中的艾尔斯岩。
  音乐中的庭院烧烤,以及从那里洋溢出来的欢乐,给人的感觉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不大真实,却格外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