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失”的戏院

“消失”的戏院

Vincent Ku&陈意心 @ 2014/03/13

在香港,看电影会说去戏院,而在上海,戏院和影院却是两个概念,象美琪、兰心是上演戏曲、歌舞剧、话剧的老牌经典戏院,大光明、国泰则是老克勒们观赏西片的首选影院。但其实,老上海也曾经都称呼为戏院的,把看电影叫做“看影戏”。

  铜锣湾消失的戏院
  文/Vincent Ku

 

  【财新网·Enjoy】


  利舞台

 

14Mar13th028
  有一次与甘国亮先生喫完下午茶,从铜锣湾希慎道慢慢踱到波斯富街电车路,迎面就是利舞台广场,很自自然然就想起他的那套《神奇两女侠》。电影开场不久,有组镜头是从一楝建筑物塔楼屋顶的穹窿开始拍摄,然后瞄准正门立面,那楝建筑物,正是眼前这个商场的前身,利舞台戏院当年面貌。这套为电影资料馆列入百套必看港产片的故事,讲述两个在「一九八七年香港佳丽选举」落选的佳丽在总决赛之后几天,从翠拥珠围的日子一下子打回原型的际遇,大起大跌之余让人会心微笑,心水清的观众都晓得那是以无线电视每年的香港小姐选美做蓝本,至于以利舞台戏院故事背景,其实也不是偶然选址,事关利舞台的老板利氏家族也是无线电视股东,因利成便,七八十年代香港小姐竞选都在利舞台举行——利舞台和附近利园山道的「利」字,还有希慎道的「希慎」两字,都跟利氏家族和他们的先祖利希慎先生有关系。

 

14Mar13th029

  利舞台戏院原建筑有一种欧洲新古典主义色彩的歌剧院味道,只不过由于地基呈三角形,周围楼房又比较密密麻麻,烘托不出巴黎Opéra Garnier那样恢宏的气派,倒有点像伦教West End那些古老剧院的感觉,而且深灰色的麻石外墙,依然有不少罗马柱与窗户相间,更显那种香港电影院建筑少见的欧式韵味;地下观众席临街还有一列厚重实木门,散场时打开,外头便可以看到里头黝暗中仍能辨认出的金碧辉煌龙凤装饰,对文字敏感的,自然更不会错过舞台两侧的「利擅东南万国衣冠临胜地 舞征诏頀满台簘管奏钧天」对联——利舞台的舞台还可以360度旋转,自动转换布景。最近为纪念名伶任姐任剑辉百岁冥寿重排唐涤生编写的《再世红梅记》,当年在利舞台上演时,也曾利用这个旋转舞台的机关,在换布景时添加了不少特别效果——即使今天的香港,也只有文化中心大剧院、演艺学院和葵青剧场有这个设备,何况在近一个世纪前,更觉稀罕。
  可惜座落在黄金商业地段的建筑物,即使这样漂亮,也逃不过拆卸重建的命运——香港始终是商业挂帅的都会,他狭人多自然造成地产主导,只能卖戏票的收益当然及不上投资重建后每层收取租金那样士唛士唛;加上当时法定古迹的条例还未完备,利舞台戏院于是只不过存在了六十多年,便成为历史--其实重建后的利舞台广场五楼也曾重开过分成两家迷你电影院的利舞台戏院,但后来还是倒闭,改成餐厅食肆,而且随着商场近年重新装修,现在连一点痕迹也不曾剩下。
  「从前利舞台是不是有包厢的?」后来我问甘生。
  其实小时候不是没有去过利舞台看电影,只不过因为那时候住九龙,在铜锣湾看电影的机会不多,印像有点模糊,而且小朋友甚少阔绰地买楼上超等的票子,可以坐楼下后座已相当高兴。倒是某天重看甘生当年的重头剧《轮统传》时,赫然见到有一场戏是郑裕玲饰演的黄影霞当上了戏院带位员,上班的那家戏院,正是记忆中的利舞台戏院二楼,银幕上放的,正是葛兰在1960年的作品《野玫瑰之恋》。
  「包厢是没有,不过倒有三层观众席。」
  现在看惯迷你戏院的新一辈观众,大概除了在文化中心大剧院的环境可以从中想象一下当年旧式戏院的感觉外,已经没有机会领略前座后座和超等的分别。
  当然,有人会说,如今沙田的文化博物馆里头,不是也有个依比例缩小重建的利舞台吗?每次听到这样的论调,只能含笑点头,一句都不打算解释——把原装拆掉,再盖一楝影城民初街上那样的布景来哄哄大家,当中意义的分别,大概也只有执着如我才会计较。


  时代广场UA

 

14Mar13th030

  从利舞台广场旁边的霎东街多走一一分钟,又是另一个大型商场Times Square。
  在我童年时候,Times Square的原址是铜锣湾电车厂,从早到晚总是叮叮声,还有周围的罗素街勿地臣街是湿漉漉的菜市场——香港人叫「街市」,上海人叫「小菜场」的地方--有菜市场自然有吆喝叫卖声,好不热闹。大概华人饮食事事讲究鲜蹦活跳,连买一尾鲜鱼也得刚从水里捞上来,生生猛猛,所以华人的菜市场永远都是湿漉漉,不似欧洲的市场干爽整洁。还记得波斯富街电车路拐入车厂前路口两旁的商店,都是卖腊鸭腊味的店铺,非常有小市民的生活气息,或者套用从网络上学回来的术语,就是非常「接地气」;不过现在同一个位置,已经是珠宝钟表店和二手名牌店,不止市容,连营商环境也大大地改变。
  至于是改变抑或改善,当然看的角度不一样时,下笔的遣词用字的态度也会迥然回异。
  Times Square和舞台广场都是九十年代中叶落成,无独有偶地,早期各自都有电影院。Times Square的电影院属于UA院线,是香港头一家引入全自动化放映系统的院线。早期的UA戏院是现在Louis Vuitton和Tiffany's的位置,有三间迷你戏院,后来因为加租,停止营业了一年有多,去年底才在十二和十三楼原本的「食通天」其中两层复业。
  有一次有位内地富二代的朋友来香港购物,就在那家Tiffany's看首饰时,忽然问:「这家是香港最大的的Tiffany's吗?」
  那一刻的我,其实正回味着少年时在UA约会看电影,享受情侣卡座的种种浪漫回忆,忽然听得有此一问,平素自诩旅游大使的友善基因突然失踪,居然非常老实又有点恃熟卖熟地回答:「我不知道,and I really don 't care——为甚么不干脆问在这里上班的店员?——若果真的问我意见,我会觉得现在香港太多Louis Vuitton店,距离这里只不过十分钟脚程的利园也有Louis Vuitton店,比7-Elven便利店,甚至汇丰银行提款机还多,现在的铜锣湾,已经不是我从前熟悉的铜锣湾。」
  就只差未讲我还怀念总统戏院和碧丽宫戏院。


下一页   |   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