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沪港年事

沪港年事

Vincent Ku&陈意心 @ 2014/01/29

香港的年假明显比国内短,往往是从年卅晚到年初三或年初一至初四,而且也没有人人赶回老家过年的春运现象,反而不少年轻人会趁假期外游;而在上海,初一早上吃汤团是惯例,初四那天迎财神的爆竹必定会在凌晨响声大作。

  初岁元祚  吉日惟良
  文/ Vincent Ku


  【财新网·Enjoy】国内网络上天涯社区的性质,大概相当于香港网络上的高登讨论区,都是网民发表言论的网络空间——不能说帖子里头的内容和观点,统统都百分百正确无误,但毫无疑问却是反映了某些网民对事物的看法和立场,倒是不失作为参考资料——比如有个关于香港人过农历新年的帖子是这样问:“在香港的香港人过年吗?看无线剧集经常提到圣诞节,但看这么多电视就没有提到说是过年的,所以很想知道在香港过年怎么样”,可想而知其实真有不少人对香港的概念是来自无线剧集。
  帖子的回复有些比较中肯,自然也有些以偏概全——顺理成章地不如就以提问的无线剧集为例——这些年来一直都有所谓的“贺岁剧”,剧情未必真与农历新年有关。但整体通常轻松一点,多是喜剧性质,剧名以至情节可能会讨点口采,譬如像今年的《新抱喜相逢》就是例子(所谓“新抱”就是广府话的儿媳妇)。
  香港人口比例上,很多都祖籍广东,保存的老派规矩也相对不少,相沿的习俗有顺口溜讲的“年廿三,谢灶君;年廿四,开油镬;年廿五,蒸年糕;年廿六,扫房屋;年廿七,执归一;年廿八,洗邋遢;年廿九,贴挥春;年三十,团年饭”。
  当然年轻一辈的要上班上学,大都未必会全套照足来办,从前的“年廿四开油镬”是指炸煎埋油角这类过年才会吃的油器,以至翌日的“年廿五蒸年糕”其实不单单指年糕,还有萝卜糕芋头糕马蹄糕之类,而且往往会多蒸几盘送与亲友邻舍。不过现代多是光顾食肆买现成的,各大酒店中菜部和各大酒楼都有应节糕点,装潢精致卫生美味,根本不劳自己动手。

 

14Jan29th02
年宵市场
  香港也有花市,通常叫年宵市场,约定俗成的习惯是年廿四开始,大年初一清晨结束,最大的一个年宵市场在维多利亚公园,从前的香港总督以至现在的特首都会在年卅晚去逛逛,以示亲民,与民同乐。所以年卅晚是人流最鼎峰的一天,不论花市在哪区,都受到异性青睐有干湿货品,除了各式年花像水仙牡丹桃花外(南方没有腊梅,所以广府话指受异性青睐而戏谑的“桃花运”一词,便是由此而来),还有各种新奇玩意,潮流玩具,电子产品等出售,有时议员和所属党派也有摊位,即场代客书写春联,也就是顺口溜提到的“年廿九贴挥春”的挥春。
  至于假期,香港的年假明显比国内短,往往是从年卅晚到年初三或年初一至初四,而且也没有人人赶回老家过年的春运现象,反而不少年轻人会趁假期外游——这个风气,约始于八十年代经济蓬勃时,有些好清静的人情愿往外埠“避年”,避就是避开过年的繁文缛节的意思,慢慢发展到趁假期去外埠旅行,不过亦因假期不长,所以主攻东南亚日台韩一带,于是在大年初一曼谷的Siam Center可能会遇到同事,冲绳岛的沙滩上亦可能遇到旧同学。
  不过香港有一样过年传统习俗真的没有保存下来,就是燃放爆竹。这事关六十年代中叶的暴动,滋事分子将爆竹内火药取出,制成炸弹(港式广府话叫“土制菠萝”)随处乱放,夺去无辜途人性命,后来市面平静后,政府汲取教训,正式立例,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编辑嘱咐不用写太多过年的食经,不过过年这回事,又真的不易避开一个吃字。小时候过年时街上店铺都关上铁闸,在当眼处贴上“恭贺新禧,初七启市”的红梅笺,如今只有少数旧区老店有这种习惯,而且口耳相传的地道美食店铺,不少还遵从旧习,少则休息四天,多则七日至十日,一心来香港一城一味的倒真要留意。
  这篇文字见刊之日,正是“年廿九贴挥春”的喜赋新联贴旧楹的日子,不妨拜个早年,谨祝诸君春新门载福,志远马扬蹄。


  越过越淡的年
  文/ 陈意心


  【财新网·Enjoy】听说,今年的阳历与1986年的相同,当年的台历是可以翻出来掸掉灰尘继续用的。陈冲、刘晓庆、张曼玉、翁美玲这些曾经被挂起来的国民偶像彼时照片,不仅谙合了今时盛行的复古又摩登的风,又具八零年代独有的美学体验。
  过农历新年也是,从28年前的中国工商业现代化标兵之城到今天国际化大都会的身份转变,上海的年味是越来越淡了。
  86年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晚几乎是每家每户朝圣般的功课,那年节目开篇《拜年歌》还是蒋大为与彭丽媛的合唱,又有陈佩斯朱时茂这对黄金搭档的《羊肉串》这样经典的小品,以及姜昆、唐杰忠讽刺现实的相声段子《照相》;现在央视要搬出冯小刚的电影票房号召力来抢收视率,但遗憾86年平地吼出《一无所有》的崔健却无力继续再给国人带来勇气。
  86年老版《西游记》电视剧春节期间首播前十一集,万巷空前到全民都魔幻主义天马行空嗨起来;记得有天夜道去亲戚家拜年,姑母正在厨房烧菜,房间里的金星牌电视机突然故障坏掉,我急得匆忙没打招呼就溜出去跑步回五原路的家就是为了一睹六小龄童孙悟空的CULT神话,因为当时没有通信设备,吓到姑母追出来跳上一辆公交车寻找失踪的我,这段故事至今都是过年饭桌上老生常谈的笑话。
  而今春无论移动、网络还是平面好像都只有一部即将上映的3D《大闹天宫》在炒作,却让人无比怀念起前些年上海电视台新春必播的周星驰B级片神作《大话西游》。86年海派情侣过年约会最佳地点是外滩的情人墙,如今酒吧、咖啡馆和KTV才是年轻人过节最愿意扎堆的地方。
  当然在上海,还是有很多老派的过年风俗传承保留着。首先,年夜饭是少不得的,蛋饺、肉圆、四喜考麸、熏鱼、海蜇皮、皮蛋这些依然是诸多家庭聚餐圆台面上的Top Menu;初一早上吃汤团也是惯例;家族里人口众多的都会一家家亲戚吃过来,也有听朋友说四十人的大家族成员每位出一、两百元的费用,凑在一起连续可以吃上几天的团圆方式;烟火也是,28年不变的节节高和满地红,只是今年上海人可能意识到PM2.5的雾霾效应也许会有所收敛,但初四那天迎财神的爆竹必定会在凌晨响声大作,这符合申城重商的身份;寺庙的香火更是旺盛的不得了,龙华、静安、玉佛等各大寺庙烧头香敲头钟都快要挤破了头。

 

14Jan29th01
过年期间的静安寺
  因为没有集中供暖,上海的年轻人愈来愈多利用春节假期前后去南方或者海外旅行避阴驱寒,而独立文艺青年们自然也有内心取暖的方式:86年凭磁带销量红遍亚洲的张蔷神似本次GRAMMY金奖得主Daft Punk般酷劲十足的热力舞曲新作《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老少皆宜,适合在聚会时拿出移动终端来喜庆地循环播放;喜欢恬静独处的买本金宇澄老师关于上海的《繁花》回味曾经的年味;又有“探戈帮TangBang”这样温暖拥抱的主题舞会可以参加;另外,申城各种艺术展览如雨后春笋般遍地……这个马上到来的春节,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