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纯净世界里的挪威

纯净世界里的挪威

Michèle Valandina @ 2014/01/25

这不只是一次简单的游轮航行,更是一场原始而真实的旅行。从拥有众多峡湾的挪威南部首都卑尔根(Bergen)出发,终止于北方的希尔克内斯(Kirkenes)城—那儿是挪威与俄罗斯的交界。

14Jan25th09
英戈布佑恩连绵的山脉

  【财新网·Enjoy】

 

  第一日:南部首都卑尔根


  在这个春天的下午,我们来到了卑尔根城,它坐落于七座山的环抱中,避免了许多阳光的直射。此时,晚霞为城中狭小拥挤的木屋们镀上了一层金色,木屋正面粉刷着水果的色彩,其众多屋顶的山形墙,在布吕根(Bryggen)的港口边上排列成了一条直线。这一切,都唤醒了人们对这座城市的辉煌历史的回忆:它曾经是一座中世纪城市、汉萨同盟的成员。
  直至 1830 年前,卑尔根城一直是挪威最大的城市。如今这座城市保留了其文化上和音乐上的影响力。同时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游轮之一—海岸快车(Express Cotier)的关联港口。那就是海达路德游轮(Hurtigruten),在挪威语中表示“最快的道路”,这艘游轮是真正能通往挪威人灵魂深处的一条通道,它诞生于 110 年前,即 1893 年,在西奥伦岛的蒸汽船上被创造出来。当时的船长理查德?威特,乘着这艘游轮离开特隆赫姆(Trondheim),前往哈默菲斯特(Hammerfest),开启了这段停靠 8 个沿岸海省的航海旅行。游轮一如既往的准时,从不误点。这条海岸线作为对基本道路交通网的补充,至今依然对沿岸 34 个港口的经济产生主要作用。
  码头区内,“北角号(Nordkapp)”正庄严地等待着神圣的出发时间。它有着红色和黑色的外壳,这层坚固的外壳能够对抗冰川,虽然大多数时候,一股墨西哥湾暖流已经为它化去了所有的冰川。船上,服务人员站在金栗色的柜台后面,面带微笑地递过需要填写的表格,以便你入住舒适而功能齐全的船舱。
  在高雅的餐厅中,有若干巨大的玻璃窗,有丰盛的菜肴等待着客人品尝。首次踏入这个服务热情的地方,你会看到墙上挂着几幅灰蓝色调的图画,长长的走廊边上安装着真皮的扶手椅,还有巨大的全景客厅。在介绍了船上的全体工作人员及船上设备的使用说明之后,游轮于 22 点 30 分准时开动了。在隆隆的马达发动声中,卑尔根离得越来越远,轮廓变得模糊起来。


  第二日:陆地与水域连成一体


  混沌不清的天空,好像刚从汪洋大海中捞出来一般。岩石和水共同主宰着整个空间,海岸线全都碎散开了,化成数不清的小岛屿。几片薄雾,有着飘忽不定的灵魂,围绕海边的一处绝壁打转,或投入到一片海湾中。
  早餐,有当地的乳酪和烟熏鱼肉,有烤面包片、鸡蛋和水果。科里娜负责岸上的远足旅行,是那些地方真正的守护天使,她对我们吐露实情:“这是最难挨的一天。”在这一天中,你必须忘掉手表、闹钟等所有时间的标志,全身心融入到壮丽的大自然景观中,习惯缓慢的行程和早上起床后全世界的安宁。
  从清晨开始,“北角号”游轮已经为两个港口提供了物资,此时正停泊在赫罗伊(Heroy)港口。事实上,那里只有少数的几座小房子,有着粉色的墙和有花边的窗门帘,掩映在密林深处。游轮的侧翼打开,地面上开始响起如圣歌一般的声音:在四轮马车上装载和卸载货物托盘所形成的芭蕾之歌。游轮的贮藏舱还是喂得饱饱的,有颜料桶、粮食袋、装腌制鳕鱼的货箱、鱼竿等等。一辆汽车载着一排柳条箱,在规定的时间内开进游轮深处,装满了货品,合上车盖,又原路返回。
  这一天中,真正的中途休息,是将在奥勒松(Alesund)停留 3 小时。这是探索奥勒松的好机会,这个城市于 1904 年遭受火灾,后来通过重建,形成了具有当地特色的新艺术风格。这座城市的中心有阿克斯拉山,从那里可以俯瞰到整个奥勒松—这个风水宝地,被如同阿尔卑斯山一样的孙墨尔雪峰环抱着。散步在海堤上,看岸边整整齐齐地排列成直线的小船只,在那里贩卖着他们清晨打上来的鱼。船上,科里娜十分娴熟地交替使用英语、德语和丹麦语等语种。
  慢慢地,同行旅客们熟悉起来,开始进行交谈;我们认识了两对极富魅力的法国夫妇及他们的五个孩子,还有一对挪威退休夫妇和几个当地的渔民,他们都习惯了这种交通工具。
  不久,艇长阿恩维德?韩辛—一位爱笑的两米高的巨人,回到了驾驶台。在游轮的外面,群山顶峰上的融雪延伸成了雪水瀑布,雪峰在淡红色的天空中永久地矗立着。


  第三日:旧都尼达罗斯


  特隆赫姆,即旧都尼达罗斯,是挪威历史上的第一座首都,从 995 年开始成为一座圣城。游轮在那里停泊将近 4 个小时。可以欣赏宽广的街道,街道两旁有低矮的房屋和彩色的仓库。可以参观哥特式的尼达罗斯大教堂,在整个挪威那是独一无二的。此外,还有一处不可错过的宝地,需要打车去,那是位于城市出口的音乐历史博物馆。这是一座充满魅力的天堂,在一些家具齐全的房间中,摆放了众多奇妙的古典乐器,集中了莫扎特、贝多芬和萧邦时期的乐器。
  整个下午,游轮都在海岛和礁石之间嗅着它的道路。在后甲板上,乘客们戴上了自备的望远镜观察鸟儿们飞翔。他们看到一艘火红色船舶的靠近,也看到几艘破旧的船只消失在不可捉摸的海平线中……此时此刻,人们远离了熟悉的都市生活,时间仿佛已经在这里烟消云散。

下一页   |   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