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攀登乞力马扎罗山

攀登乞力马扎罗山

朱一宁 @ 2013/12/23

来到非洲后,我问自己:“如果要为这段‘非’常之旅再添上一些冒险的色彩,有些什么是可以在这片土地上完成的?”我把目光投向了乞力马扎罗山。

2013Dec23rd03
乞力马扎罗山

  【财新网·Enjoy】乞力马扎罗山(Mount Kilimanjaro)位于坦桑尼亚东北部,东非大裂谷以南约160公里处,紧邻赤道,海拔5,895米,是非洲最高峰,也是全球最高的独立山峰,素有“非洲屋脊”之称。乞力马扎罗是一座赤道雪山,1848年,一位名叫雷布曼的德国传教士来到非洲,发现了这赤道雪山的奇景,回国后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杂志上,没想到却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多数欧洲人常识性地认为赤道附近不可能有冰雪。直到20年后,一批西方的传教士、探险者来到非洲,亲眼目睹赤道旁这座峰顶积雪的高山,并拍下了照片,西方人才开始相信雷布曼的所述。然而近些年来,由于受到全球气候变暖等因素的影响,乞力马扎罗山顶的雪正在逐渐消融,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汤普森(L.G.Thompson)研究小组发现,从1912年至今,山顶的雪已经消融了85%,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山顶的雪可能会在未来的10-20年内完全消失。
  怀着对赤道雪山的憧憬,和对其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消失的忐忑,我来到了乞力马扎罗山南部山脚下的小镇莫希(Moshi),这里是整个登山之行的起点。在这之前,我并没有太多的登山和徒步的经历,记忆中仅仅是在南极的时候,远远地绕着文森峰,在冰雪中徒步行走了大半天。在这耗时六天、行走超过六万米的攀登乞力马扎罗山的过程中,除了欣赏沿途横跨四季的美景、饱尝攀登的艰难和登顶的喜悦,更对一些看似很简单的人生智慧有了新的感悟。

  “选择和谁一起登山,比选择登哪座山更重要”

  这句经典的名言出自吉姆?柯林斯,《从优秀到卓越》的作者。攀登完乞力马扎罗山,我开始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我的登山向导名叫Washington,坦桑尼亚人, 从1994年开始担任乞力马扎罗山的登山向导,至今已经带领大大小小的团队登顶过300多次,登顶成功率达到了惊人的80%以上。然而当我在登山前准备会上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倒是并没有觉得他有多么的与众不同,话不多,而且语速超级慢,说每一句话之前仿佛都要想好久,我都替他感到着急。不过在登山的过程中,他的重要性才慢慢地体现出来。他会凭借对山的了解,对每天的出发时间,攀登速度,中间在哪里休整进食补充能量,晚上扎营方位的选择有很好的判断,保证我能用最好的身体状态登顶。

2013Dec23rd04
我的向导Washington

  然而登顶绝不是靠一名优秀的向导就能够完成的,团队中的后勤保障团队同样重要。我们有一名厨师,变着花样做一日三餐。尤其是到了临近登顶的几天,随着海拔的上升,我的胃口逐渐变差,但每一顿饭必须得吃饱吃好,才能有足够的能量继续攀登。这个时候,如何确保食物既能有好的口感,又能足够的营养和安全,十分考验厨师的手艺。除此之外,团队中还有若干名挑夫,负责背上帐篷、食物等必需品。整个团队各司其职,分工明确。
  如果把这其中的智慧运用到充满挑战的商业环境中,一个公司或是团队,想要成功,有一名充满前瞻性眼光、对形势能有审时度势的判断的领袖或经理人必不可少,与此同时,团队中每个成员也是同等重要,不同职能部门之间需要分工协作,将自己所负责的事情做到最好,才能一起走向最后的成功。同样的,在漫漫的人生道路上,选择谁作为一生的伴侣,来互相包容,取长补短地走过这段旅程,在这个过程中的一切温馨和精彩所带来的长久的回忆,或许远比那年圣诞是在普吉还是长滩度过来得重要。

  “志存高远,脚踏实地”

  登山的过程,就是确立远大目标,并且朝着这个目标努力直到实现的过程。这其中,最关键也是最基本的第一步,就是要有“登顶”这个清晰的目标,志存高远。如果在出发之前或者登山途中,还对自己是否能够成功登顶有所犹豫,抱着走一步看一步,不行就知难而退的想法,就会产生消极和负面的情绪,影响到最终目标的实现。
  而一旦坚定了目标之后,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将目标化整为零,制定每日的攀登计划。当新的一天开始,踏上攀登的旅途,就需要脚踏实地,一步步的前行。在攀登乞力马扎罗山的第三天早晨,出发之前,向导介绍了当天的攀登计划:十个小时,完成数十公里的沿途距离和落差超过1千米的海拔。开始上路了,我抬头看着眼前连绵的山脉,以及这条从脚下延伸出去、看不到尽头的登山路,我第一次出现了急躁的心理。一路上,我开始频繁地问向导,我们已经走完了多少路程,距离下一个休息点还有多久。向导察觉到了我情绪的变化,对我说,“不要去想剩下还有多少公里的路,踏踏实实把眼前的每一步路走好,完成今天的目标其实并不遥远。你只需要看你眼前1-2米的路就可以了。”按着向导所说的,我调整了情绪,迈开步子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心里为自己走过的每一米、每一步路而叫好。这样的脚踏实地,让我忘记了路途的艰辛和时间的流逝,当我抬头发现已经能够看到当晚驻扎的营地,十个小时的路途就这样走过来了。

2013Dec23rd05
每天出发前,向导都会介绍当天的攀登计划。

  脚踏实地的另一层含义,是跟随自己的节奏前进。攀登的路上会遇到许多同路的登山者,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年龄,登山经验也不同,因而每个人攀登的速度都是不同的。向导告诉我,不要在乎身边的人走得比我们快还是慢,按照最符合我们自己的速度前进。如果因为身边人的赶超就加快脚步,反而会乱了阵脚。登山考验的不是一时的爆发,而是耐力和坚持,最终成功登顶的人才是胜利者。

2013Dec23rd06
第二天,海拔3,000-4,000米的沿途开满了永久花。这种话因其不惧乞力马扎罗山上干燥寒冷多风的气候而得名。

  人生也好比登山。志存高远和脚踏实地,两者缺一不可。同时,不必计较一时的得失,不因短时间内的领先而沾沾自喜,也不因暂时的落后而心情沮丧。找到最合适自己的节奏向前走,成功并不会遥远。况且,每个人对于成功的定义都是不同的,有些人追求瞬间的精彩,潮起潮落;有的人享受平安是福,平淡是真,人生本来就不需要和别人去做比较,活出自己的成功就好,难道不是吗?

2013Dec23rd07
第三天,仰望乞力马扎罗山顶。此处海拔约4,000米。

  “永不放弃”

  第五天的凌晨三点,我们从海拔4,600米的巴拉夫营地(Barafu Hut)出发,朝着乞力马扎罗山顶发起冲击。最终成功与否,就取决于这八小时的攀登了。天未亮,山路两旁是无尽的黑暗,我们借助头灯微弱的光线前进,尚在沉睡的乞力马扎罗山中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和喘气声。一路上,不时有与先行出发、但因为高原反应或者体力不支无法继续攀登而被抬下山的登山者错身而过,向导却不断激励我说,我们的速度和身体状态都保持得非常好,加油,登顶一定没有问题。
  前四个小时尚能支撑。到了登顶的后半程,体力已经到了极限,高原反应开始加剧,头痛欲裂,两条腿像灌了铅一般,身体仅凭着手中的登山杖而勉强支撑着,感觉每迈开一步路都要使劲全身的气力。好几次,我因为双腿失去知觉而跪倒在地,只能在地上坐一会儿,喝上几口水,等稍许恢复后再爬起身继续前行。

2013Dec23rd08
乞力马扎罗山顶,Uhuru Peak,海拔5,895米。

  就当我觉得双脚仿佛已经再也无法向前迈开一步,想要放弃的时候,前方走来一个已经先行登顶成功,正在下山的登山者,在经过我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You almost there!(就快要到了!)” 这句话就如同一针强心剂,我瞬间觉得双腿重新充满了能量,开始大踏步地向前迈,发起最后的冲刺。终于,山顶离我越来越近,最后的几百米我越走越快,感觉仿佛是在平地上走一般。登顶的那一刻,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我终于成功站上了非洲之巅!

2013Dec23rd09
乞力马扎罗山的火山口

  回想登顶前的这段路,我开始相信,人的潜能是巨大的,并且只有在身体状态达到临界点的时候才能够被激发出来。我们永远能比自己想象的做得更多!
  当我返回到营地的时候,向导和挑夫们围着我唱起了歌,庆祝我的顺利登顶,这首带有浓厚非洲韵味的歌曲,和着击掌和舞蹈,响彻乞力马扎罗山谷:

  JAMBO BWANA SONG《您好先生之歌》

  Jambo, Jambo bwana!(您好,您好,先生!)
  Habari gani?(您好吗?)
  Mzuri sana!(非常好!)
  Wageni, mwakaribishwa!(异乡人,欢迎您!)
  Kilimanjaro yetu!(来到我们的乞力马扎罗山!)
  Hakuna matata!(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