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文学曼哈顿

2013.02.25 01:39am | ★ 0
在曼哈顿,单凭文字就可吸引喧闹的人群。若说赛诗会在美国已渐褪流行,那么这里的人们显然“孤陋寡闻”

  Travel_20130224_B1

  小说家加里·施特恩加特(Gary Shteyngart)的书非常有趣,也很伤感。几年前,他曾接受一本叫做《摩登酒鬼》的杂志采访(没错,真有杂志叫这名字,Modern Drunkard)。那是我读过最有趣、最伤感的一篇访谈。

  访谈中,于纽约书香夜生活十年间发生的种种,施特恩加特惋叹不已。“能一块儿喝酒的人太少了,”他说,“这里的文学圈不挺我,我挺孤独。”施特恩加特生于俄罗斯,他补充道:“挺可悲的,一想到我的先辈——给他们一瓶洗发精,他们都能开个派对。”

  曼哈顿的文学夜生活,是否正随着它的文学基础设施(某些酒吧、宾馆、餐厅和书店)凋零而逝呢?不久前,我在阿尔冈琴(Algonquin)安营扎寨。在这家位于纽约中城区的宾馆里,桃乐丝·帕克(Dorothy Parker)、亚历山大·伍尔科特(Alexander Woollcott)等一众人曾沉浸在杜松子酒里,交换着各自如杜松子般激烈的尖厉刻评。而我则以阿尔冈琴作为跳板,在这小岛般的城市纵横交错地往来数日,想看看它还剩下些什么。之后,我又在这里多做了几回夜游神;最起码,我想,这样我总可以吸取一些刁钻古怪、以字为釀的老鬼们的精气。

  启程之前,我向几位喜饮善宴的作家与编辑求助。我想了解了解他们的看法:曼哈顿文学功率似大不如前,为什么?他们的诊断各异。《巴黎评论》(Paris Review)的主编洛林·斯坦因(Lorin Stein)回答说,禁烟令“为那种无休止的消磨时间的拖延敲响了丧钟,而那种拖延恰恰曾是这座城市文学生活的中心”。

下一页   |   余下全文
星排行
    暂无排行数据!